跳至內容

Content Header

發展局局長談活化歷史建築及「樓換樓」計劃(只有中文)

以下為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今日(二月二十七日)出席大澳文物酒店開幕典禮後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發展局局長:今日很高興,亦感謝傳媒朋友在這大風大雨的日子來到大澳文物酒店的正式開幕典禮。這個項目屬於發展局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的第一批項目中,第二個正式開幕的項目。第一個是位處北九龍裁判法院的薩凡納藝術學院香港分校。我們努力了這幾年,踏入二○一二年可以說是收成期,除了今日開幕的大澳文物酒店,二○一二年陸續會開幕的包括雷生春堂,即由浸會大學做的活化項目,接著會有位於馬灣的芳園書室,以及位處荔枝角的饒宗頤文化館第一期。這個文化館共分為兩期,第一期會爭取在年中落成啟用,饒宗頤教授亦親自到地盤視察過,該項目進度理想,到年底希望美荷樓亦可以完工。所以大體上第一期的六個項目在二○一二年都是收成期,讓社會大眾可以欣賞及進入這些已保育的歷史建築。

  今日的項目特別有一個與一般活化項目不同的意義,大家知道黃永光先生是香港成功的企業家,他們樂意回饋社會,除了一般以捐款方式來回饋社會外,我們現在亦希望商業、企業家能付出自己的精神和心力為香港大眾開放一些這樣有特色的項目,他們成立了一間非牟利公司,並成功競投這項目,以一個非牟利的社會企業形式來運作整個大澳文物酒店項目,我們的目的是社會性的目的,希望為香港保留歷史建築,亦為它們賦予新生命,讓廣大市民能夠享用。每一個項目中,我們都非常重視公眾參與以及公眾是否能夠進入。就以此項目為例,當中有一個開放予公眾參觀的文物探知中心,可以看到以前大澳警署的運作情況,亦會有導賞團讓市民可以免費參觀整個活化項目,當然亦有餐廳,有餐飲業,當然會適當地收費,好讓社會企業能夠營運下去。我在此代表特區政府發展局感謝這間公司,希望往後有更多這樣好的合作例子。大家就我們的文物保育工作或對此項目有沒有問題?

記者:除了首二十日外,往後日子公眾只可參觀探知中心及餐廳,但對整間酒店來說,其他地方亦投資了很多錢進行維修,但公眾未必可以入內參觀?

發展局局長:酒店會有導賞團讓市民入內參觀。

記者:如何衡量投入的公帑是否值得?

發展局局長:既然我們選擇以社會企業模式運作,換句話說任何機構與我們合作營運這些項目均是不牟利的,不以利潤為主。但我們另一個要求是此類社會企業要自負盈虧,我們公共投資都是在硬件上,建築物的維修和復修是立法會批的撥款去做,但整個營運是需要自負盈虧,對此項目我們會提供首兩年最高五百萬的補貼,但這個項目完全沒有要這五百萬的補貼,一來展示他們對項目有一定的信心,可以做到自負盈虧,二來承辦的機構會加多幾分力量來做。但我們亦不能限制他們不收費,不單這文物酒店,其他項目亦要收費,例如薩凡納藝術學院是一間沒有接受資助的私立大學,所以要收學費,以後開幕的雷生春堂,都會向病人收取各式各樣的收費。一般都是要收費的。

發展局局長:今日大家辛苦到來,我想提供多點資料。我想談談市區重建。今日下午市區重建局舉行了記者招待會,今早市建局召開董事局會議,我亦有出席。我出席有兩個目的,第一是感謝市建局在短短一年間已全面落實去年二月頒布的新市區重建策略下的所有建議,包括成立九龍城的地區更新諮詢平台、成立五億元的市區更生信託基金、實行啟德「樓換樓」,以及其他方面如需求主導、市建局擔當促進者等,各方面的工作均已落實。所以我今日親自到市建局的董事會,向董事會各個成員表示致謝。另一個目的是向董事會簡介在財政司司長預算案演辭中,我們建議邀請市建局參與香港工廈重建的工作,因為之前他們未正式知道,所以就財政司司長的建議,我們要介紹我們的目標,以及我們計劃怎樣去做,最重要是它涉及相當多複雜的議題,需要董事會詳細考慮,然後按他們定下的準則,挑選一至兩個先導計劃的項目,有了這些先導計劃項目的經驗,我們總結了後才能決定最終市建局在工廈重建方面擔當如何重要的角色。我今早已給予市建局一個定心丸,如果他們在工廈重建要擔當重要角色,要投入很多人手及資源,為了不影響今日市建局對舊區居民環境改善的工作任務,財政司司長建議另外注資。我聽到董事局表示欣慰,因為如果這是一項額外工作,政府會有另外的財政承擔。

  我知道今早市建局董事會亦討論了第一個「樓換樓」的定價,剛才管理層亦向傳媒交代。我在這裏作出發展局的回應。大家都知道「樓換樓」這安排,是新的市區重建策略的亮點,目的是為因舊區重建而被市建局收樓的自住業主提供多一個選擇,除了同區七年樓齡的現金補償外,我們給予多一個「樓換樓」的選擇。我很高興今日就第一個可受惠於「樓換樓」的馬頭角北帝街/新山道的業主出了一個定價。馬頭角的項目,即北帝街/新山道項目,大概有五十名自住業主。換句話來說,這批自住業主可有「樓換樓」的安排。早前我們已出了收購價,收購價以同區七年樓齡計算,這項目的自住業主的收購價高達每平方呎八千九百三十九元,同一時間我們就定價了,為將來我們給予他換的「樓換樓」新單位定了價,是同時定價的,跟同區七年樓齡的市場情況一併做。大家從詳細資料可看到,無論這些自住業主選擇換啟德的新樓,或選擇換北帝街項目低層的新樓,今日市建局出的定價均是只是稍為超過九千元一呎,所以同區七年樓齡的收購價,跟買新樓的樓價,相差其實很少。換句話說,這「樓換樓」非常實在,對受影響的自住業主來說,應是富吸引力的「樓換樓」安排。但當然我剛才所說的每呎九千多元的價錢,是指低層,因為今日收的舊樓,以北帝街項目來說,均很矮小,是五十年(樓齡)的舊樓,大概是五、六百呎的面積。將來我們給他選擇的新樓,有低層有高層,低層的價格跟同區七年樓齡的價格很接近,最低的價格約超過百分之零點七,即用高於我們收購價百分之零點七的價錢,他可以換到一個低層即一、二樓的新單位,所以對於這些舊樓居民或業主,應該是一個相當有吸引力的「樓換樓」安排。另外在設計方面,市區重建局已決定了,用來做「樓換樓」安排的樓宇設計,會採取優質實用,應該會受舊樓居民歡迎,換句話說,不會有很豪華的住客會所、游泳池或大型的停車場,亦因此價錢可以以我剛才說的定價提出,但當然如自住業主想補點錢,買個大一點的單位,買個高層單位,甚至有景的單位,今日出的定價亦有可供其選擇的,但價錢會高一點,如啟德的高層單位,如十八樓,便需要超過每呎一萬元,以實用面積計算。所以,是有很多選擇供選擇「樓換樓」的業主決定。作為發展局,我們覺得「樓換樓」計劃今日邁出重要一步,對整個舊區重建非常有裨益。

記者:「樓換樓」計劃的呎價差不多,面積是否亦是差不多?

發展局局長:該計劃是以實用面積,按每呎計算。有不同單位供選擇,如戶主被收購的單位約六百呎,不會是準確至同一呎數,但會是屬於該類型的單位。

記者:業主是否能換回同呎數的單位?

發展局局長:「樓換樓」並非以呎來換,而是以錢來換的。舉例說,如我們收購了一伙六百呎、五十年樓齡的舊樓,我們以八千九百三十九元,乘以六百呎實用面積計算,得出一個數目的款項,你今日已可收到這收購價的款項,如果你今日想預先購買「樓換樓」的新樓,我們今日會告訴你,新樓的價錢是九千多元,同樣以實用面積計算,你可以找一個五、六百呎的單位,可以找一個較被收購單位小的單位,你便不單不用補錢,而且還有餘錢可儲起來;若你認為我本身有儲蓄,想買一個大一點的單位,我們亦有一些大一點的單位供業主選擇,或是我剛才舉例說高層的單位,但就需要補錢。

記者:要重建的舊樓的住戶偏向是年紀較大,「樓換樓」是否逼他們要一些較舊的、一或二樓的單位?

發展局局長:首先是完全不存在有「逼」的概念,因為今次「樓換樓」的精髓,是給予多一個選擇,可以拿取現金,可以選擇樓。我們以前就市建局的項目做過一些調查,其實,如這位傳媒朋友說,如被收購的舊樓業主是老人家,一般他是不會再買新樓,他會在同區買一間舊樓,但未必舊如被我們收購的五十年的舊樓,他會買二十多年樓齡的樓,好處是老人家會多一筆現金來養老,這是一個實在的考慮。無論如何,我們「樓換樓」的安排是給予自住業主多一個選擇。又如被我們收購舊樓的老人家有兒女,想為兒女預先購買一個啟德的新單位,他現時便有這個選擇。

記者:如果呎價差不多,是否會集中在低層?選擇也只得一、兩層?

發展局局長:你要明白我們收購的舊樓是很矮的,我們沒有收購過如二十樓高的單位,而香港的樓價,大家都知道,如果是較高層的話,定價會較高,所以最重要是給他們選擇,不是只可以換一、二樓,你可以換十八樓,但價錢會有不同。



2012年2月27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2時13分